旅法华人自发组建安保队

作者:张扬

我们想要和平,于是一再退让,却被暴徒逼到悬崖;
我们想要求助,警察却让我们搬走,坏人在背后狞笑。
脚下是深渊,面前是豺狼,
当我们拾起武器,绝地反击,一切都不一样了。

        一

2016年的一天,对巴黎来说就是一个普通的日子。

早上7点钟,陈光荣走出家门,正好遇到同是黄皮肤黑头发的邻居,他们熟悉地用汉语打着招呼。

作为一名出租车司机,由于工作关系,陈光荣会经过巴黎的各个地方。在他看来,尽管每天经过热闹的市区,或是看到宏伟的凯旋门、埃菲尔铁塔,但这都离他的生活很远。他居住在法国移民最为集中的93区,这是一个以贫穷和社区治安混乱而著名的区域,到处都是政府兴建的廉租房,街头游荡着失业的北非、阿拉伯裔移民。在这里,安分守己的华人往往成为被打劫的目标。

刚把一个游客送到目的地,陈光荣接到一个电话:“陈哥,咱们又有人受伤了,你快过来看看吧!”陈光荣的心一紧,问清地址就赶紧奔过去。

受伤的两名中国籍男青年是在aubervillers华人批发市场工作,在回家途中被人袭击。五个阿拉伯裔男子手持铁棍从背后偷袭他们,将他们打倒在地,之后两人被强制搜身,手机也被抢走。

赶到现场的陈光荣先把两位被害人送到了quatre chemins医院紧急救助站查看病情,不料医生却诊断说没有任何问题,最后他们决定先去警察局报案。在警察局接受问询的过程中,伤者一直呕吐,大家都很担心他的伤势。

 

他们重新回到quatre chemins医院紧急救助站,但诊断结果也没有丝毫改变。陈光荣压制住愤怒,又带着伤者去了BOBIGNY医院,这里的医生告诉他们说伤势严重,需要马上去专科医院做手术。最终他们把伤者带到巴黎13区专科医院做了开颅手术。

 

类似的事情陈光荣经历过很多次。

谁能料到在巴黎这个让人向往的浪漫之都,亚裔们的人身财产安全远远得不到保证。暴徒的作案目标由最开始的华商、有着亚洲面孔的游客一直扩展到女性工人、女服务员或是女学生这些弱势群体身上,甚至包括小孩子。

“他们的抢劫简直是疯狂,连小孩子的零用钱都抢,我亲眼目睹过他们抢我们(华人)小孩子,不给就打他们,从那时起我就不敢让我的孩子一个人出门了。”一位居住在欧市被袭儿童的父亲周某这样讲述道。

 

大家都觉得,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二

又到周六晚上了。

九点左右,陈光荣在忙完手头上的工作后,立刻赶到了quatre chemins的地铁出口,这里已经有几个熟悉的身影在等他。没一会儿,陆续又有几个人加入进来。

这就是陈光荣和一些青年自发成立的“四路口周六夜间护送队”,他们会在固定的时间来到这里站岗,因为很多暴徒专门选择地铁站对华人下手。同时他们也会给需要的华人女同胞提供护送服务,已经有几位女士会在固定时间出现,希望护送队员陪同回家。

李女士就是一个被帮助的对象。她之前曾经历过非常暴力的抢劫,又一次乘坐公交车上班时,被暴徒活生生从公交车上推下来,她的包被抢走,头部和胸口受到了重击,由于是晚间时分,公交车上人比较少,她毫无反抗之力,受了重伤。她说:“我从来都没有在这里找到安全感。”每天晚上下班,走在街道上,看着来来往往的各种肤色的路人,李女士都感到深深地恐惧,特别是一个人走在路灯不太亮的街道,经常会左右环看,不敢放松警惕,生怕再次遭受不测。

护送队伍的出现让她感到安心,也让她在这里生出一些家的感觉。她深深感受到身在异国有一个团结的同胞群体是多么重要,护送队保护她,她也会在其他方面贡献自己的力量,大家互相帮助才能更好地生活下去。

过了一会儿,有一位年轻男子过来询问。他是一名曾在外籍兵团服役的哥们,从一个朋友口中听到了护送队的存在,他认为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于是想要加入进来。陈光荣很开心队伍能渐渐壮大,他希望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参与进来,最终实现每天都安排队伍护送的目标。

陈光荣还是法国中华青年联合会的首届会长,这是由当地华人自发成立的互助组织,虽然仅成立一年,但已经为在法侨胞做了许多好事。

(左二是陈光荣)

由于很多华人移民法语水平有限,法国警队也不配备翻译,而且需要当事人做笔录,讲清楚事实,这些都需要流利的法语,这都给受害人报案制造了极大的困难。中青联合会号召华人有计划地去警察局报案,大家约定好的报案时间和地点,受害者可以在这个时间集合起来前往警局报案,并且有擅长法语的志愿者陪同前往。

(受害者组团报案)

大规模的报案终于引起了警方的重视,巴黎警方也采取行动,抓捕了多名犯罪嫌疑人。

(被抓捕的嫌疑人)

对于未来,陈光荣有进一步的设想:“继续巡逻护送行动;积极吸收更多志愿者加入,在保证现有行动水平上。尽可能扩大巡逻范围,开辟新的巡逻点,护送更多同胞平安回家;加强与当地政府和警局的沟通交涉,力争官方的完全认可和大力支持;尽快落实办公地点,早日拿到当地政府分配的一间协助安全办公室,挂牌行使我们合法的维安行动。”

        三

在张牙舞爪的邪恶面前,无人能够幸免。

在此之前,或许有人想独善其身,认为“只要不发生在我身上就行”,但安全涉及到每一个人,谁知道下一个遭难的会是谁呢?在美国波士顿犹太人屠杀纪念碑上,镌刻着一位德国新教牧师留下的发人深省的短诗。

他曾是纳粹的受害者,也是对非正义保持沉默的受害者:
起初他们追杀共产主义者,
我不是共产主义者,我不说话;
接着他们追杀犹太人,
我不是犹太人,我不说话;
此后他们追杀工会成员,
我不是工会成员,我继续不说话;
再后来他们追杀天主教徒,
我不是天主教徒,我还是不说话;
最后,他们奔我而来,再也没有人站起来为我说话了。

 

要记住:“世界是被作恶者摧毁的,更是被看到了邪恶却一言不发的人摧毁的!”

无数个陈光荣正在团结起来,
尽管困难重重,
但没有一个人想要放弃。
因为这是从0到1的突破,
很多“不可能”的事情,
其实只要去做了,
都可以变成可能。
英雄无需铠甲,
他们自带光芒!

来源:欧洲华语广播   2017-11-2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