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丽的巴黎圣母院

子皮

今天,2019年4月15日,一场大火袭击了巴黎圣母院院。

圣母院高高的尖塔倒掉了。尖塔倒下来的之后,周围的屋顶迅速燃烧,不久后,这个硕大的教堂三分之二的屋顶被烧掉了。

巴黎圣母院没有全部被毁掉,她正门的两座高塔还在,四壁基本还在。圣母院中一些无价之宝,例如传说中耶稣戴过的荆冠,没有毁掉。因为大火之前这里正在进行修复工作,一些文物和艺术品被转移走了,所以它们幸运地没有受损。

但很多物价之宝永远永远地消失了。目前我们还不知道我们到底失去了什么,因为火势刚刚基本得到控制,还不可能进入教堂内部查看损失。

大火已经燃起之后,一些消防队员从建筑内救出了一些文物。这种抢救非常危险,因为浓烟可以让人窒息。所幸参加救火的五百多名消防队员没有人牺牲,但有一人受了重伤。

没有任何游客或工作人员伤亡。大火是下午6:30燃起的。那时圣母院刚刚关门。

大火是从圣母院的顶部阁楼开始的,那里有很多木制结构,熟悉这个建筑内部结构的人们把它的顶部阁楼叫做“森林”。到现在并不知道起火的原因究竟是什么。可能的原因有很多,可能的原因之一是:这座教堂太老了。

巴黎圣母院真的很老,她有856年的历史。

圣母院在巴黎市中心塞纳河中的一座小岛上。小岛叫做“西岱岛”。“西岱岛”的法语是Île de la Cité, 意为“城之岛”。公元前3世纪,西岱岛上和附近的渔民是巴黎斯人(Parisii)—— 巴黎斯人是凯尔特高卢人的一个部落。公元前1世纪,这一地区被凯撒的罗马帝国军队征服后, 罗马人在这里建立了城市“卢泰西亚”。公元三世纪时, “卢泰西亚”改名“巴黎”,即巴黎斯人的城市。

罗马之后,这里被日耳曼法兰克人占据。法兰克人在这里建立了法兰克王国。公元500年左右,法兰克的国王克洛维受洗,皈依基督教。从此后法兰西的政权一直与天主教会联盟,法国直到1905年才实现政教分离。

法兰克王国辉煌的开始是在6世纪时查理曼大帝时期。然而查理曼去世后法兰克四分五裂,又遭到维京人入侵。公元十世纪巴黎公爵卡佩建立了卡佩王朝。我们今天所说的法兰西,一般受从卡佩王朝始。卡佩王朝其旁支瓦卢瓦王朝和波旁王朝统治了法国超过800年之久,直到法国大革命。

卡佩王朝时代的三百多年间,正处于法兰西国家的中世纪盛期,中世纪农业革命,贸易的复兴和城市革命的出现,庄园制度的盛行,骑士制度的兴起。

卡佩王朝的第六任君王是路易七世。路易七世有名的故事是与当时世界上最富有最重要的女人、阿基坦公爵威廉十世之女埃莉诺结婚,这段婚姻后来被解除,埃莉诺改嫁安茹伯爵亨利,而亨利因着这个婚姻成了英格兰国王。

路易七世的另一个故事是:他开始在巴黎的西岱岛营建巴黎圣母院。

巴黎圣母院1163年奠基,花了200多年才建成。这是一座气势恢宏的哥特式建筑。

哥特式建筑始于12世纪欧洲,由罗马式建筑发展而来。哥特式建筑多高耸瘦劲,非常适于表现教堂的神秘、哀婉、崇高。哥特式建筑的室外部分通常密布着支撑部件, 如扶壁和飞券,仿佛是没有拆卸的脚手架,但给人一种嶙峋之美。

有了扶壁支撑,则可以省去厚重的墙壁,这就是为什么许多哥特教堂有大片的彩色窗玻璃,明亮、美丽、神秘。

哥特教堂的内部的尖肋拱顶,有一种冉冉上升的庄严。

巴黎圣母院不仅仅是建筑,巴黎圣母院是历史,她凝聚着整个法国的历史。

1431年,英格兰的亨利六世在巴黎圣母院内成为法国国王。

1804年,拿破仑波拿巴在这里被加冕为皇帝。

1909年,圣女贞德巴黎圣母院被教皇庇护十世在大教堂里颂扬。

除了神圣和辉煌的时刻,巴黎圣母院院有过她悲哀的章节。法国大革命中,自由女神被送上祭坛,代替了圣母玛丽亚。大教堂里有28个圣经国王雕像被绳索拉倒,被疯狂的革命群众斩首。残缺的石头最终扔进垃圾堆里。 直到1977年,在法国外贸银行的地下室,这些国王中的21位的石头颅被发现,送到一个博物馆中。

后来,拿破仑曾经试图修复在大革命中被毁坏和长期无人看顾的巴黎圣母院,但是他没有完成这项工作。到了1820年间,巴黎圣母院变得如此破败,有不少人打算拆除她。

这个消息传来,有一个人感到非常焦虑。这个人是作家雨果。他不希望拆除这座美丽地教堂。雨果写了一篇文章,号召法国人民留住巴黎圣母院,但是没有人理他。

于是雨果开始写一部小说,这部小说的名字叫做《巴黎圣母院》。《巴黎圣母院》出版后,书中美丽的爱丝梅拉达和美丽的爱情感动了很多人,于是很多人在这个故事的影响下开始加入保护巴黎圣母院。

经过25年的修复,巴黎圣母院大为改观。

800多年间,巴黎圣母院经历了王朝兴衰、英法战争、法国革命、帝国共和、还有两次世界大战,她奇迹般地生存下来了。她成熟而年轻、坚定而优雅,如同美丽的法兰西民族,如同她丰厚的历史,如同她身边奇特的巴黎和绵延的塞纳河。

然而,在这样一个普普通通一天,一个普普通通的下午,她毁于一场意外的大火。

法国总统马克龙形容法国人今天的感觉是:“内心在颤抖。“

许多法国人感到了内心颤抖的悲哀,很多人泪流满面,仿佛被烧毁的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家。

法国几乎是世界最不信教的国家,有的人一辈子也没有去过一次教堂。但是巴黎圣母院不仅仅是教堂,她是法国的历史、艺术、文化。

马蒂斯画的巴黎圣母院

马克龙说:“我们自己的一部分今天被烧掉了。“

悲哀的不仅仅是法国人,悲哀的不仅仅是天主教徒、基督教徒,而是全世界不同信仰的人。

今天在《华盛顿邮报》的留言区有这样一段话:“我上次去巴黎的旅程,是在我生命中非常艰难的时期。 我几次去到巴黎圣母院,在那里找到了慰借。 我是一个无神论者,但这不重要,重要的是那里我能够敞开心灵尽情哭泣 ……

今天的大火让我心碎,因为巴黎圣母院是属于全世界的宝藏。“

从下午到深夜,很多法国人守在巴黎圣母院几个小时不肯离去,他们流着泪祈祷和歌唱赞美诗。

这个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天发誓法国将重建巴黎圣母院。

美国前总统奥巴马在推特上表示了他对今天巴黎圣母院大火深深的悲哀。但也相信法国人会重建这一奇迹,他说痛惜和重建都是我们的本能。

很有可能,在不太久的未来,法国人民会重建这一个伟大的建筑。也许在废墟上重建是我们人类的本能,人类是顽强的,因为我们心中的希望和爱是顽强的。雨果在《巴黎圣母院》中说过:“爱就像一颗树, 它自行生长,深深地扎根于我们的内心。甚至在我们心灵的废墟上也能顽强地生长。”

【作者简介】子皮,毕业于北大物理系,巴黎大学博士。现居美国从事量化金融工作。近年谋生之余,有时写字。作品发表于电子平台及《青年作家》,《文综》和《侨报》等。获2018北美华文法拉盛诗歌节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