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峡湾游(三)

呢喃文/图

 

三、站在欧洲最北端——北纬71度


挪威处于北温带与北寒带交界处的气候状态,让北欧地区常年处温度较低的环境下,夏季短暂,冬季漫长而干燥,降水较少,不利于种作物生长,这也是导致北欧地区并没有成为古代人类发展繁衍之地的原因。

9月3日游览North Cape北角,北角的秋季并不是太冷,11度的室外温度,身穿冬装,帽子围巾,阳光充足,耀眼无法直射,一路盘山道蛇行,天高地阔,以页岩、碎石为主,地貌贫瘠、一片片不毛之地,有水有草的地方有野鹿奔跑,白色的山羊欢快蹦跳,深灰色高扬头角的小鹿不怕人,完全的野生状态。深不见底的清澈山泉水,真想手捧喝上一口清冽,但不小心会喝到小鱼小虾哟!

三十分钟抵达山顶,孤零的一座博物馆被旷野包围,观看小电影,刚知道北角大致的由来,起初冰川爆破的声音,之后冰块融水,树木生长,有了动物,游牧的猎人,游客、游船、探险考察人员陆续登陆的过程。北角北纬71度欧洲最北的地方,最早于1553年由一位英国探险家理查·查斯勒命名,1873年国王奥斯卡二世到访立碑划地,从此成为挪威的土地,1907年泰国国王拉玛五世来访。看到最北端的教堂、到访者的纪念碑、文字图片和供奉台上新鲜的泰国花环,收藏不少关于北角历史的展品和动植物标本。

挪威没有在北角开矿,为了眼前经济利益而破坏环境,让我对这个高福利最富有的国家产生由衷的敬意,一片纯天然的不多见的风光得益保护,一处保护完好的天然露天博物馆,天佑挪威!沿海一的面307米高的陡峭悬崖巍峨,有美国西海岸熟悉的地貌,一望无际的荒凉贫瘠,山连山,石地、石路平坦起伏通向大海、大西洋。

北角以夏季极昼著称,受北大西洋暖流影响,这里属副极地气候,夏季平均气温为10摄氏度,5月13日至7月31日,会出现极昼,11月21日至1月21日则会出现极夜。此次无缘观赏极地奇观,不免留下遗憾,那就为下一次专程造访留下梦想的机会。

 

四、坐上特罗姆瑟缆车

特罗姆瑟(Tromso)挪威最北的城市。北纬69°又称“北极之门”,也是挪威北部最大港口。这里一年中有五个月的气温是在0℃以下,而近半年时间都在下雪;每年九月至次年三月都能观测到北极光。9月4日12点半,又一次阴云密布,小雨不停,是这里的正常天气。下船坐大巴,先到当地的博物馆参观,听德文导游讲解挪威的历史、文化、风俗习惯。

挪威境内15万个大小岛屿,国土有1/3位于北极圈内。高原、山地、冰川约占国土面积的75%,国土面积一半以上都是海拔高于500米的山地。眼前生活在大雪皑皑里的挪威人,以鹿拉雪橇、皮毛的服饰,脚尖向上钩的皮鞋、长角的四角蓝帽、用动物的器官做生活的容器,比如动物膀胱装液体的水、牛奶等,孩子们喜爱的玩具球儿。

之后穿过城市、穿过跨线桥,坐缆车上山全景游。山顶狂风暴雨越烈,遥望远处的雪山,近处的邮轮,邮轮成为我眼里的方向坐标。山上巨石层叠,挪威人习惯将石子重叠,像图腾密码一样充满远古时期的神秘,生长的低矮植物也很特别,出了缆车走进最北的教堂。

白色十字架的三角造型被称为北极海的教堂,将特罗姆瑟的冬天和极光有机结合,而设计的具有现代感的天主教堂建于1861年,挂在教堂里的极光照片吸引眼帘,成为相机聚焦的所在。

回程穿越连绵不断的隧道,隧道是这个城市特色之一,导游说如果司机迷路,指南针失灵,难以找到出口,那麻烦可就大了。回到船上,精彩回放为那些没下船的游客举办的狂欢化妆舞会,晚上疲惫坚持看完捧腹大笑的魔术以后,实在没有精神再去参加什么狂欢舞会了。

 

五、特罗尔峡湾风光

终于等来峡湾游,乃自费游的一大亮点。9月5日8点半在Leknes莱克内斯搭上小船,再摆渡到小岛,又坐大巴来到玻璃作坊小憩,意外发现一片静谧白色的沙滩,如诗似画,因游客的造访显得热闹起来,免不了下车拍照、撒尿,原来是游客参观的固定景点,挪威最迷人的小镇之一。

中午一顿自助鱼冷餐,在峡湾渔港饭店进行。导游解释说,挪威人午餐不食热食,那就入乡随俗吧,喝冷水、吃冷鱼一肚子的冰凉不想上车,好在找到渔港宁静处,得空发呆,感恩敬畏油然而生,与大自然独处,原本活着如此简单,不禁唏嘘感慨。

大巴车驶向Loften小城浏览,大队人马游街走巷,站到广场上,导游拿出照片,指给我们看对面山上两块相邻巨石,人从一块岩石迈向另一块的跳跃,瞬间定格的特写。海边的一片尖顶木屋,尤其是一座水上可以移动的十层大楼,悬浮在水面看不到地基。心里嘀咕那是什么技术呢?这时游艇来接我们,开始与峡湾亲密接触,往返四个多小时的路程,舍近求远,只为深度游峡湾。

群山重叠大雾环绕,游艇穿云破雾向深窄处驶进。不怕人的水鸟、海燕、海鸥在空中鸣叫盘旋,远处的雪山似一对白发老人相伴牵手,垂直石壁,瀑布从高处倾泻,游客用天然鱼片喂食海鸥,老鹰矫健夺食,受伤的海鸥伸展残腿,向游客求救,船长和女解说员友好地配合拍照,我沉浸在眼前仙境里不能自拔,演绎他们的故事。

峡湾最大宽度为800米,周围的群山高度在600至1,100米之间,最深处为海平面以下72米,驶至尽头有一瀑布,之后返回,回程显得特别漫长,当我再返回船舱方感到阵阵恶心,晕船袭来,不再敢到处走动,一杯热咖啡坚持下船,成功完成峡湾深度游。当天晚上,感冒症状也一起向我袭来,气温多变、温差大、同行里我是第四位被染上感冒的人。

从北至南,一个接一个,无穷尽的曲折峡湾和无数的冰河遗迹构成壮丽的挪威峡湾风光。先后两次峡湾游过足瘾,好不开怀,留下深刻难忘的挪威经典记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