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截留瑞士口罩 爆外交纠纷

被包围在意大利、法国、德国三大疫情重灾区之间的小国瑞士,防疫形势同样严峻。然而,身处内陆的瑞士近期国际采购的防疫物资,却频遭德国截留。根据德国政府上周的命令,口罩、防护服等紧缺防疫物资禁止出口。

德国政府呼吁普通民众无需戴口罩,要把它们留给医护人员

根据瑞士《新苏黎世报》的消息,一辆满载24万枚口罩的卡车在从德国驶往瑞士时遭到德国海关拦截。联邦政府经济事务秘书处(SECO)发言人迈恩费施(Fabian Maienfisch)确认了该消息,他透露,卡车属于一家瑞士企业,而且近期德国拦截瑞士防疫物资绝非个案。SECO强调,该部门一直和涉事瑞士公司保持联系,外交层面上,政府也已经就此事正式召见了德国驻瑞士大使,并且还直接和德国联邦政府的相关各部展开交涉,要求立刻放行瑞士亟需的物资。

人口仅800余万的中欧小国瑞士,目前已有300余人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此外还有众多疑似病例待查。由于该国几乎不生产口罩、防护服等医疗防护物资,因此高度依赖进口。《新苏黎世报》指出,通常,德国企业会从中国等地大批采购防护物资,然后瑞士企业再从运抵德国的货物中购买一部分以满足瑞士医护人员的需求。

德国埃森大学医院传染科的医护人员

瑞士的另一邻国法国也已经出台了征用所有口罩的行政命令,更早前,意大利也宣布禁止防疫物资出口。虽然欧盟方面将从本周起统一采购医疗防疫物资并分配给各个成员国,但是作为永久中立国的瑞士,并没有加入欧盟,只是参加了申根协议。德国卫生部还建议,欧盟应当出台统一的防疫物资管制政策,禁止出口。然而,一周前,同样因疫情紧张而面临防护物资短缺的德国,出台了出口禁令,涵盖了口罩、防护服、医用手套、鞋套、护目镜等产品,只有官方统一组织的对外援助行动才被允许向境外运输此类物资。该规定适用于所有国家,包括欧盟成员国以及边境开放的申根协议国。

作为地理上的内陆国家,瑞士被欧盟成员国法国、德国、奥地利、意大利以及袖珍国家列支敦士登包围,没有自己的出海口。除非直接空运,否则瑞士的国际采购物资必然要通过欧盟国家的口岸。而且,瑞士的主要邻国也都受到新冠疫情的困扰,意大利更是欧洲疫情最严重的国家,已经执行了严厉的锁国措施。同时,瑞士与邻国的人员往来又极为密切,病例输入难以杜绝。

瑞士虽然拥有一些战略储备的口罩,但是并没有储备防护服。目前,瑞士全国的防疫物资已经极其紧张,上周五(3月6日),国家防疫中心已经要求全国医院的医生将外科口罩的佩戴时间从原先的2小时延长到8小时。防疫中心主任维德莫(Andreas Widmer)承认,变得潮湿的外科口罩佩戴一整天当然很糟糕,但是鉴于储备的口罩数量越来越少,延长佩戴时限是短期内唯一的选项。

疫情早期中国几乎买空了全球市场

德国政府目前还未就此事进行公开表态,德国国内的媒体也并没有对这场纠纷予以太多的关注。目前,病例数量快速上升的德国,也正面临口罩短缺的问题。根据德国卫生部门的建议,健康的普通人不需要戴口罩,只有病患以及医护人员才应佩戴,但是这些物资的供应依然难以满足需求。德国不少专家指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全球相当大部分医疗防护物资产能集中在中国,作为疫情最先爆发的国家,中国非但耗尽了本国的产能,还在疫情早期几乎买空了全球市场;专家指责德国等欧洲国家政府没有为疫情早做准备、为医护人员储备足够的防疫物资。

中国外交部则在3月9日表示,中国没有针对出口口罩和原材料设置贸易管控措施,同时也承认由于疫情防控和大规模复工复产的需要,中国国内口罩需求仍处于高位,存在供应缺口,现阶段各国从中国采购口罩的确可能会面临一些困难。发言人耿爽还强调,中国愿在克服自身困难的同时,向有关国家提供口罩等医疗防护物资。

在中国国内,也发生过各地方政府互相抢口罩的事件,甚至连疫情重灾区湖北黄石市的口罩物资也在2月初运输途径云南大理市时遭到暂扣征用,引爆了全国舆论。后来在巨大的公众压力下,云南省政府对大理市政府进行了通报批评,责令其归还物资,大理市长公开出面道歉,市委书记、市长、卫健局局长等多名官员均遭撤职。

文章来源: 德国之声 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