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封城第一天,看看法国的方方圆圆,六六七七们都怎么整?

 何宇红(巴黎)

公鸡是法国的象征,网民借此写到“创意即抵抗”!

2020年3月17日中午12点,法国政府宣布正式关禁闭15天。国内有朋友让我这个过气的不干正业儿的作家(如今是正正经经的坐家了)写点东西。我实在是笑了好几回,承蒙惦记,感谢信任。但我想说的是法国政治和社会文化的土壤不出产方方或六六那样的写作者。抑或也可说,每个人都是方方,都是圆圆,都是六六和七七。一个人一个思想,一个人一种活法,谁服谁呀?没那么容易就产生个什么影响。但这些并不妨碍他们遵纪守法,为人行事正派。狂的有度,守的到位。不是夸法国人,说实话,抢啥飞机票回国呀?我在这活的安心,哪怕他们各种“作”!几十年了,见过各种大小事件,最后还是一切如常。小到街道,商铺,学校,大到国家制度和法律,一切按照规则来,偏不到哪儿去。

巴黎禁闭的第一天(白天)

隔离第一天,人们除了挖苦小马哥布尔乔亚式的叫嚷“战争到了”(老人们说,我们经历过真正的战争,他知道什么叫饥饿和流离失所颠沛流离吗),还有政府决定出钱450亿帮助企业和雇佣者度过难关;后者当然更深得人心(只是中文媒体很少讲到,各种原因不太清楚:-)))。再者就是前卫生部长布赞大姐又再次消费了一下她离职前往参加巴黎市长竞选仪式上的“眼泪”,说那时她就已经料到会有今天(仙姑对政客的话总有点感冒,就算我是实打实的女权主义者),说她后悔没有拒绝辞任卫生部长,说她后悔没有坚持她的“危险即将到来”的说法(她说政府没人重视她说的)……艾玛,一不小心又出了个“吹哨人”。

巴黎禁闭的第一天(夜晚)

一如既往,法国每次一有事,电视台和各种媒体那是一浪接一浪的唇枪舌剑(仙姑的法语又是各种突飞猛进啊哈哈哈)。一切都在明处,也好。思维异常活跃,个个都是好口才,真理越辩越明,谁说不是呢?

网名们更是创意四起,有人写到:创意,便是抵抗!

仙姑发福利,略收集法国社交媒体上的图片资料,看看法果仁如何以真正的“革命大无畏精神“来对待这个冠状病毒的:

 

网络脱口秀达人当然不闲着,大贬出城到乡下七大姑八大姨家躲灾的城里人,说的也没错!万一你要真感染了病毒,那种地儿人烟稀少,医疗设施跟不上,咋整呢?

 

此君写到:哦,战争到了!好吧,我把大炮拿出来对付它!

法果仁的“诗与远方”玩儿的都是真的

第一天,第二天,第五天,第七天……如图

   

好酒君们的不解:“对于’冠状那X’,他们到底担忧个啥呀?”(备注:冠状病毒coronavirus跟世界著名啤酒科罗纳Corona的前缀相同)

吓成这样儿了都!连冰箱里的食品也得对科罗纳(Corona)酒避讳不已呀

大骂这些奔逃的人“傻X”

瑜伽,还有各种姿势练起来

在家办公的前提(或结果)是…….

戒严期间你所要学习的……

囤货的那些个货们,奇货,奇葩,啪!

据说吃肉可以增加抵抗力,然后呢?N周以后如下:

“感谢冠状病毒”!怎讲?因为突然,天真善良的法果仁此刻这才发现,原来百分之六十的药物都产自中国和印度!那当病毒来自亚洲,药物又都到哪儿去了?一个病毒却让我们开始反思全球化了…..

这个可能会被带上“歧视”的帽子,图中文字:为了预防病毒,我们要脱掉所有“中国制造”的衣物….于是情形变成了上图!(你懂的!)

名牌控!?(这个在网上被黑的比较凶)

法果仁咸吃萝卜淡操心:“嗯?澳大利亚规定不能超过5人以上聚集,那么6个人的家庭怎么办?”

为了不让周围人怀疑你感染了病毒,你拼命忍住咳嗽的样子大抵是酱紫的吧……

某君通过电台跟大家开鸡尾酒会,对于好喝的法国人来说,这个收听率应该翻倍了

自制口罩,有条不紊

美食美酒,一样不少呀

对于这张图片,法国人的留言是:为了杀一个小小的病毒,需要出动这么多的武装部队吗?

一个医生在滚动新闻台BFM上大发雷霆:“我们啥都没有,连给病人的化验都没有,玩儿啥呢?” 视屏上文字显示的是:“第二次选举将推迟到六月二十一号。”


事实是……

冠状病毒的疑虑:这里的人们弄这些个搞笑的东东,好像没那么害怕我呀…..

“我在家”!(此表达模式自从2015年法国“查理报”恐怖袭击之后并一直被采用,用以抗击一切对人类造成威胁的事件)

感谢阅读

下次再见

Merci

à bientot 

 

 

作者简介

何宇红,法国亚洲艺术家联合会UAAF创始人。旅法华裔作家、艺术评论家、策展人,资深媒体人,全法记者协会会员,法国独立民主联盟UDI成员以及国际女性运动的倡导者。组织策划过数十场国际大中型艺术展览、拍卖会等项目,撰写出版有长中短篇小说《请不要去教堂寻找上帝》、《乘着空空的帆船去流浪》、《夜眼》、《自杀者》等;音乐剧剧本《石头的家书》,艺术评论《将艺术镶嵌在生命的总背景之中》、《当代艺术的峰回路转》、《基弗:废墟神话的缔造者》,《马塞尔杜尚奖及其文化反思》以及世界当代著名艺术家的三十余篇访谈传记等等。作品及言论见诸于国际各种专业文学艺术杂志、网站及媒体诸如雅昌艺术、凤凰艺术、凤凰卫视、画刊、RFI(法广)、TV5(法国电视五台)、芙蓉、人民网、新华日报等等,文字除中文之外,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俄语,西班牙语等语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