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天然气难解欧盟燃眉之急

(《法国和世界新闻网》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报道)8月21至23日,德国总理朔尔茨访问加拿大,签署电动汽车和氢能合作协议,但就如何缓解欧盟及德国迫在眉睫的天然气危机,加拿大能立即兑现的仅是向德国移交在蒙特利尔维修的五台“北溪”天然气管道涡轮机,加拿大能源问题高级研究员尼科尔·杜西克(Nichole Dusyk)认为“ 加拿大天然气不是欧盟摆脱俄罗斯天然气的解决方案”。

俄乌战争令欧洲尤其是严重依赖俄罗斯天然气的德国陷入能源供给危机。 REUTERS – DADO RUVIC

 

8月18日尼科尔·杜西克在《国际可持续发展研究所》(The 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网站联名发文指“尽管德国需求迫切,但加拿大无法加速液化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以满足欧洲的短期需求”,加拿大总理杜鲁多在与朔尔茨共同出席记者会时称加拿大将探索向欧洲直接出口液化天然气的可行性,但杜西克强调“欧盟急需满足2022年冬季的天然气需求,加拿大没有现成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基础设施,新项目建设至少需要3年时间,到完工时,欧洲对天然气的总体需求已经下降”。

液化天然气出口比天然气更复杂,需经过祛除杂质、液化、装入液化天然气储罐、特殊油轮运输、存入储罐和再次气化的过程。目前加拿大没有液化天然气出口基础设施,唯一的进口设施位于东部新不伦瑞克省的圣约翰。2020年加拿大生产了3.9万亿立方英尺天然气,占全球供应量的5%,排名在美国、俄罗斯、伊朗和中国之后列世界第五,但其中2.4万亿通过西部管道出口到美国,加拿大东部地区用气则要从美国通过管道进口。过去十年加拿大曾多次立项建设液化天然气出口设施,都因无法获得融资而被取消或推迟。

欧洲能源危机发生后,隔洋相望的加拿大东部讨论了三个项目,纽芬兰和拉布拉多液化天然气公司的海上天然气液化项目,年产260万吨,原定2030年运营,现计划提前到2028年;戈尔德伯勒液化天然气(Goldboro LNG)计划兴建一个浮动终端,年产250万吨液化天然气,预计2027年投入使用;最乐观的是在圣约翰液化天然气码头(Saint John LNG Terminal)加建一个出口终端,也需要3至5年才能完工。但后两个项目需要从美国采购天然气经魁北克管道输入,恐会引起魁北克人的反对。

由于气候承诺和能源安全问题,欧盟正通过提高能源效率和使用可再生能源来减少天然气的需求,计划今年对俄罗斯天然气的依赖减少2/3,2025年完全摆脱俄罗斯天然气,而欧盟制定的气候目标将在2030年减排55%,对天然气的需求减少32-37% ,届时加拿大人将发现自己总算有能力交付液化天然气,而欧盟已找到了更清洁的替代品,这包括加快实施420吉瓦太阳能光伏计划、增加80吉瓦的风能和太阳能容量、未来5年内将热泵安装率提高一倍达1000万台和增加生物甲烷产量等。

但这并不意味着加拿大面对欧洲紧迫的天然气短缺束手无策,加拿大已决定增产以缓解危机,年底前日产石油增加20万桶,日产天然气增加10万桶石油当量。欧盟本身也计划从美国、卡塔尔、西非和埃及进口天然气,从阿尔及利亚、挪威和阿塞拜疆增加进口。

这一次加拿大虽未解德国的燃眉之急,却送去了长期的定心丸。朔尔茨访问的最后一天两国在大西洋畔的纽芬兰省签署了建立“氢能联盟”的联合意向声明,加拿大将加快在2025 年向德国出口清洁燃料的努力,中长期目标是每年向德国出口2500万至3000万吨绿色液氢,作为清洁能源,氢燃料将在未来的能源供应中发挥主导作用,特别是在货运、航空和交通等领域。

法国国际广播电台(RFI)2022年8月31日